4

紧日子与直播带货李佳琦和薇娅还能火多久?

来源:未知日期:2020-05-25 19:59 浏览:

   2020年,新型冠状病毒侵袭神州大地,给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带了巨大冲击。实体经济遇冷,却令无接触式的电商经济异常火爆,2020年被甚至称为行业直播新元年。

  技术赋权,人人都爱直播,口红直播一哥李佳琦买别墅、薇娅直播间卖火箭,罗永浩直播首秀。

   中国网络直播用户达4.33亿。各大直播平台积极探索“直播+”模式,电商、生态、游戏领域,看到直播平台背后蕴藏的巨大优势和潜在盈利能力,相继试水直播领域,力图开创出自身领域的新蓝海。

   哪里有流量,哪里就有网红。刘涛入职阿里首日直播交易额破1.48亿,董明珠在“让世界爱上中国制造”直播间3小时销售额3.1亿。

   互联网时代下,网红经济的发展速度与商业潜能,不断地刷新人们的认知:

   模特出身的张大奕,创造了28分钟销售额破亿的记录,并在2019年4月成为首位在纳斯达克敲钟的网红。

   淘宝主播薇娅,在2019年8月的新西兰溯源直播,引导成交金额高达1.34亿。

   火到海外的李子柒,2019年店庆期间,网店销售额破2千万。年收入更是破亿。

   在2019年赚了2亿的李佳琦,最近又因5秒卖出10万包火腿登上热搜。

   对主播的行为和身体,投射出自己的想象和欲望,裹挟着劳拉·穆尔维式的“凝视”。

   带货,是MCN机构赏赐给头部主播的“饭”,线下的导购走到了线;网红的个人IP ,就是商业价值。当一个人打造出自己的品牌、自己的IP 时,那么即使再平凡的人也能崛起。这也是为什么在当今移动互联网时代,越来越多的人想当网红。

  后工业社会,对于身体的视觉观享和审美诉求,这一转换使得“身体”不断地从一个“生存生产的必需品”走向了“文化消费的商品”。

  网红直播,真的能成为品牌带货的“救世主”?没有人能忽视“种草”这种新零售方式。

   一夜之间,所有人都在讨论直播,所有人都在想跃跃欲试上直播,有草根网红,有专业主播,有政府官员,有娱乐明星,也有老板和CEO。两年前那两个还只是各自在小小隔间里做直播的李佳琦和薇娅,如今早已鸟枪换炮,大牌的不要不要的。

   “口红一哥”李佳琦曾是某彩妆销售员,月收入几千元,现在他的身价涨了千倍。

  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努力打造个人品牌特色,平凡人IP化,再小的个体、再普通的人,都有崛起的可能。

   “口红一哥”李佳琦直播5分钟,卖出1.5万支口红;“带货女王”薇娅直播2小时,销售额超2.67亿;“最强带货王”散打哥1分钟将19.9元的牙膏卖出3万单。如果说李佳琦是掏空了女生的钱,那么薇娅就是掏空了女人全家的钱。

   那么,网红带货,视频直播、明星代言,到底谁强谁弱呢?

   2018年以来,李佳琦、薇娅影响力甚至超过一线个,而且都是一线明星,包括央视主持人朱广权,他们的组合叫小猪佩琦。朱广权可不一样,他代表了一种信用背书。

   一场直播,李佳琦的佣金大概1915万,薇娅的佣金大概3151万。

   网上有段子说,有的主播一场直播卖掉12个集装箱的货物,有人一秒卖出228万销售额,超过一半的淘宝商家通过直播带货。明星下沉,网红上行,两者之间的边界变得越发模糊,不变的却是流量与效益。

  新零售、新消费、新品牌、新场景、新业态……互联网上到处是怂恿你消费,买买买的。

  据说专业主播成了稀缺资源,云南的一所职高开一个了“淘宝直播”专业。第一届毕业生还没有走出校门,就被抢订一空。

   目前的李佳琦现象,其实就是传统的导购,由于导购水平高,被搬到了线上,之后被平台流量扶持。

   这还要从优势说起,直播视频这种方式比图文,有更丰富的展示商品的能力,视频不仅可以渲染商品,而且可以激发受众情绪,把氛围烘托起来。很多用户看图文有阅读障碍,但是看视频会觉得更精彩。这其实暗合了某些用户的特性,直播就是影响了这样一波人。

   网红带货,会往专业化、机构化发展,网红会变成一个专业大型IP化的经销商。直播带货品类从之前的口红、快销品,逐步发展到汽车、房子等大宗商品……

   除了卖房,薇娅曾在30秒内卖出4180辆荣威Rx5 Plus;“口红一哥”李佳琦则尝试在直播间销售美国汽车品牌凯迪拉克CT4。

  直播带货的最大动能——是大量的促销折扣,越头部的主播索要的折扣越大,直播促销刺激的过度依赖,导致回到正常价格后,购买的消费者越来越少。过度地依赖促销折扣来刺激消费者,这条路走到最后,越走越窄。

   他们会不时地截屏,然后抽奖,这就会诱惑很多人一直看。而直播中卖的东西还是满足了很多人需求的,比如:三四线、四五线城市的人,生活压力没那么大,有时间又有钱,对于这种集娱乐和购物为一体的玩法比较感兴趣。

   李佳琦、薇娅,说到底还是经销商。网红带货与电台购物、电视购物、报纸购物是一样的,都是媒体购物。媒体购物能够把信息传递和交易直接打通,也算是一种新零售,只不过网红又加了个人IP的影响力。一个基本的道理是:如果靠着忽悠卖货,或者仅仅靠着低价卖货,那将逐渐难以维持,因为要么消费者不干,要么供应商不干。但如果凭的是个人影响力卖货,那出于利益最大化和对个人声誉的保护,网红在未来会选择机构化运作,选择直接经营产品。也就是说,他应该卖自己的货,而不是替别人卖货。

   大部分能够上李佳琪或者薇娅这类网红直播的商品,都是被精选出来的,然后价格压得非常低。价格一低,大多数人下单没有太大障碍,而且不合适还可以退货。直播销售的退货率是非常高的,尤其服装甚至达到40%-50%的退货率。

   那是因为有需要,实际上大量企业需要一个廉价的,又有红利的流量渠道。而直播带来的销量还是比较刺激商家的。甚至很多商家其实特别依赖直播带货,因为这些商家如果没有出货量的话,那么它在整个价值链上就没有了话语权。有时候,直播也许并不赚钱,能达到盈亏平衡就好,但是店铺是赚钱的。因为直播会带来极大的流量。比如:在直播中卖了1万件商品,那就是1万次客户接触机会,哪怕只有1%的人回头了,或者1%的人又买了其他商品,那商家也赚了。

   网红带货真可称得上“疯狂”,还记得一句话吗,上帝欲让其灭亡,必先让其疯狂。

   网红带货,有真章也有陷阱。热度不减背后,需要保持警惕负效应。

   随着直播网红形象和风格的固化,势必形成标签化印象,直播+带货,会形成刻板印象直播=带货,从而导致用户审美疲劳和逆反抵抗心理,导致这一玩法影响力日渐衰落。

   网红的专业性受到质疑,这在李佳琦卖不粘锅翻车事件中可见一斑,虽然事后做了补救措施,但仍给人留下了不专业的印象。

   同明星一样,网红其实也形成了某种人设,而这种人设一旦崩塌,比之明星后果可能要更加严重,这就十分考验网红今后的一言一行了。

   同明星一样,网红也会过气,你可以想想papi酱,有多久网上没有关于她的讨论了?品牌会老化,消费者会转移,年轻的消费者会被新的网红吸引,而这恐怕是每个旧网红的宿命。

   另外,互联网玩法迭代很快,直播带货这一形式,会被其他更具有冲击力的媒介营销方式所取代,比如沉浸+带货。

   9、割韭菜的造假内幕:直播仅带货812万元,对外称吹升45亿市值

   5月22日,深交所的一纸问询函,就顺势将梦洁股份的股价掰弯了——收盘大跌盘中一度跌停。在给深交所的回复函中,梦洁股份与薇娅直播合作的底牌却露馅了:今年三场直播仅带货812万元,同时还需支付对方213.24万元,公司实际收入还不到600万元。

   当然,看起来游资和背后的炒作资金,已经完成了一轮完美的收割游戏。这一番资本炒作,10个交易日梦洁股份拉出8个涨停板,市值从32.78亿元一度拉升至77.32亿元,吹升45亿市值。

   当流量注水、销售效果注水,成为圈内默认的共识的时候,当“疯狂”与“繁荣”在很大程度上存在虚假的时候,网红电商行业的生长便无法再肆意下去。

   你还记得吗“380万粉丝,353万点击,0成交”事件一度成为热门线;这透射出一个现实:网红“带货”能力强大的同时,也不乏处处是“坑”。

   粉丝造假、流量造假、产品不合格,不仅让消费者防不胜防,也使很多企业吃亏上当。

   网红带货,迟早会凉下来的。靠着哗众取宠走红,又急于变现,却吃相难看的网红,必然会被淘汰出局。

   你实际上无法复制李佳琦、薇娅的成功,“要有靠山”成为了大部分平台主播的共识。有人说MCN机构一夜纯收入120万,但依然说自己不赚钱,因为网红成本太高,品牌主付了高价坑位费,依然换不来预期销量,只能赔本赚吆喝……

   事实上,直播行业也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好做了。未来老百姓消费也必将越来越理性,越来越注重品质。

  “直播带货”火爆了天,但其背后也潜藏着脆弱的一面。李佳琦是与薇娅的巨量淘宝直播,也因为“不粘锅粘锅”事件频频登上热搜,并且网络上质疑直播推荐商品存在质量问题、售后问题的声音也不绝于耳。

   现代生活节奏加快,促使人们利用日常细碎的时间,并带着半消遣半消费的心理观看电商直播。

   网络直播的兴起,体现着移动互联时代,媒介技术对日常生活的渗透。

   传播的仪式观,认为传播不是分享信息的行为,而是共享信息的表征,强调文化共享,目的在于维系一个社会。传播的仪式观有三大理论来源:杜威代表的芝加哥学派,哈罗德·英尼斯和克利福德·格尔兹。传播的仪式观认为,传播的主体都是平等的参与者,大家共同参加,共同体验,共同建构“仪式”。

   主播通过妆容、衣着、行为等“身体注释”,实现自己在受众心目中所预设的形象构拟。

   2018 年“双11”,李佳琦和马云比拼卖口红,毫无悬念地完胜。那天天猫“双11”最终成交额为2135亿元,李佳琦一人就卖了3 亿元。同年,薇娅在淘宝直播平台上的带货量达到27 亿元。

   在一种“集体入梦”的媒介仪式观中,网络直播制造了一个混淆了“自我”与“他人”、“想象”与“真实”、“在场”与“隐匿”、“个体欲望”与“群体诉求”的杂糅镜像。

  在一种“奇观化”和“镜像化”的呈现中,衍生了 网络亚文化的“拟像共同体”,背后是“消费资本化”的驱动和运作。

   技术的泛滥与符号的增值,使得拟像的狂欢,进一步放大了情绪互动,“生存性消费”向“享受性消费”位移。

  网红或将取代传统媒介,成为品牌投放重地,传统机构媒体也不会等死,也看好这个风口,迅速组织反击。

   五一前夕,人民日报新媒体推出“为鄂下单”系列公益直播湖北团圆专场活动,主播薇娅来到武汉直播带货,著名篮球运动员易建联、武汉本地旅行vlog博主林晨同学联合助阵。在4个小时的直播中,卤鸭脖、小龙虾、品牌汽车等46款单品被全部秒光,单场引导成交金额超过2亿元。

   5月1日晚,央视新闻联合国美推出带货公益直播,央视Boys——康辉、撒贝宁、朱广权、尼格买提四人首度“合体”带货直播。截至5月1日23时,此次直播累计观看人次达2400万,销售额达5.286亿元。

   央视主播朱广权的走红,不仅得益于央视这个平台,更是因为主播自身的风格特点。此次的淘宝直播,也发掘了这个资深reader在卖货时候的能力。

   媒体直播带货的模式已相对成熟,其格局已经基本稳定下来,会成为一种新常态,传统媒体很看好这一形式,甚至认为是——拯救经营创收的救命稻草。新京报、京华时报等与阿里巴巴推出“码上淘”业务,钱江晚报推出“钱报有礼”电商网站、微信商城;南方报业集团推出“天天红酒网”“鞋包世界网”……

   日前,东方卫视、浙江卫视等地方电视台也纷纷派出当家主持人进行直播带货,助力脱贫攻坚。

   15、 网红品牌“人设”&直播带货,2020集体过紧日子,你会为此消费吗?

   两会上,官宣说紧日子来了,后续的影响是什么?我们怎么办,你还可以任性剁手吗?

  “ 紧日子”在总理的报告中,原线%以上安排,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,同时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。这是特殊时期的特殊举措。上述2万亿元全部转给地方,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,资金直达市县基层、直接惠企利民,主要用于保就业、保基本民生、保市场主体,包括支持减税降费、减租降息、扩大消费和投资等,强化公共财政属性,决不允许截留挪用。要大力优化财政支出结构,基本民生支出只增不减,重点领域支出要切实保障,一般性支出要坚决压减,严禁新建楼堂馆所,严禁铺张浪费。各级政府必须真正过紧日子,中央政府要带头,中央本级支出安排负增长,其中非急需非刚性支出压减50%以上。各类结余、沉淀资金要应收尽收、重新安排。要大力提质增效,各项支出务必精打细算,一定要把每一笔钱都用在刀刃上、紧要处,一定要让市场主体和人民群众有真真切切的感受。

   经济周期进入滞涨期和衰退期,国内经济下滑,国际经济危机随时有爆发可能。你还想着继续网上被直播带货忽悠,轻易剁手乱花钱吗?

0
首页
电话
短信